1. 首页>>废钢

铁矿石、焦煤、废钢等作为钢铁工业最重要的原燃料

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,坚持自主可控、安全高效,分行业进行供应链战略设计和精准政策实施,推动全行业优化升级链; 加强国际工业安全合作,形成创新力更强、附加值更高、安全可靠的产业链和供应链。 2020年,我国高炉生铁产量8.88亿吨,占全球产量的68.3%; 进口铁矿石11.7亿吨,占全球进口量的76.1%,铁矿石对外依存度超过80%。 与此同时,我国对进口焦煤废钢、石灰石等的需求也在不断上升。

“从上述数据来看,铁矿石、焦煤、废钢等作为钢铁行业最重要的原材料和燃料,对外依存度较高。” 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党组书记、执行会长何文波表示。

同时,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,我国力争2030年之前实现碳达峰,2060年之前实现碳中和。钢铁行业是二氧化碳排放较大的行业之一。 到2025年,我国钢铁行业全面达到超低排放标准。

综合来看,何文波认为,钢铁行业需要突破资源和环境的双重约束,协调资源配置结构和低碳流程的适应性; 统筹铁矿石、焦煤、废钢、石灰石等境内外资源配置战略设计和体系,提高钢铁等重要金属资源安全保障。 这也是何文波提出的《跨越资源环境双重约束,增强国家重要金属资源安全》提案的主要内容。

何文波告诉中国冶金报记者,目前我国钢铁行业面临资源和环境领域的双重约束,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:

一是国际铁矿石供应呈寡头垄断格局,并有进一步加强的趋势。 全球四大铁矿石生产国产量占全球50%,出口量占全球65%,垄断优势明显。 在2020年全球生铁减产的背景下,我国进口矿石价格从2020年初的90美元/吨飙升至2021年初的172美元/吨,严重侵蚀了中国钢铁行业的利润。

其次,国内矿业企业税负重、铁矿石建设项目审批手续多,制约了国内铁矿石产量的增长。 国内铁矿石原矿产量从2015年的13.81亿吨下降到2020年的8.67亿吨。主要原因有:一是国内铁矿石企业税负重。 钢铁协会对22家铁矿石企业的调查显示,企业需要缴纳的税费、采矿权收入、土地征用费等共计24项。 各项税费约占主营业务收入16%左右,成本压力较大。 其次,国内铁矿石开采和开发受到土地、环保、安全等方面的制约。 行政许可事项多、周期长,不利于提高国内矿石供应能力。

三是国内优质焦煤资源不足,进口不畅。 随着我国高炉规模的增大和源头控制污染的需要,使用低硫焦煤和优质主焦煤成为必然选择,而我国储量相对较少此类炼焦煤。

四是国内废钢资源供应紧张、价格高位制约电炉炼钢发展。 2020年,我国社会废钢使用量约为1.8亿吨。 由于社会废钢采购大部分来自社会居民、个体工商户、非营利企事业单位、商业工矿企业,社会居民、个体工商户到税务局开具普通发票或代表他们开具专用发票。 年销售额不超过120万。 500万元,导致废钢资源收购受到限制,进而导致废钢供应紧张,价格居高不下。 与2015年相比,2020年废钢采购成本增长177.6%。

针对上述情况,何文波建议,要从内循环和外循环两方面入手,解决具体问题:

一要夯实内循环基础。 具体来说:一是将扩大国内铁矿石供应作为近期弥补短板的最重要手段,为国内铁矿石企业提供5至10年的所得税减免; 取消对国内铁矿石开采的不合理限制。 加快和简化新矿山开采审批程序的法规。 二是加快解决废品税收问题,将废品增值税退税比例由30%提高到70%以上; 解决废钢回收企业无增值税发票问题,统一所得税计税办法,明确以企业自制凭证作为有效记账凭证,或由税务机关制定统一采购凭证进行成本核算的现金支出。

其次,要统筹布局外循环。 一是设立1至2家海外铁矿石资源开发公司,统筹现有海外资源,集中力量加快资源开发和产能扩张。 据统计,我国目前控制海外铁矿石权益资源超240亿吨炼钢 废钢与生铁所占比例,但权益矿山年产量仅为1.6亿吨。 二是利用境外铁矿石资源开发平台,开发拓展优质焦煤及辅助材料的开发和贸易渠道,以及符合我国进口再生钢铁原料新标准的加工基地和进口渠道。 2011年至2020年,全球每年废钢出口量最高约1.06亿吨炼钢 废钢与生铁所占比例,最低约8400万吨,相差2180.3万吨。 即国际废钢出口量具有弹性,但部分废钢需要在海外加工才能满足我国的要求。 进口标准。 三是调整钢材进口政策,鼓励钢坯、钢锭进口,限制初级产品出口,减少国内铁矿石消耗,减少碳排放。

本文采摘于网络,不代表本站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2sg.net.cn/4784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13587233356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