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首页>>废钢

废钢资源利用现状、废钢发展面临的问题和发展前景

【能量人正在关注,点击右上角添加‘关注’】

文/世界金属导报冶金工业信息标准研究院张龙强院长

废钢作为重要的高能绿色铁氧体资源,对于钢铁工业降低能源消耗、减少环境污染、实现绿色低碳发展具有重要意义。 被誉为“城市矿藏”、“第二矿业”。 在双碳背景下,废钢以其独特的绿色低碳优势,在全球范围内的重要性日益凸显。 本文分析了废钢资源利用的现状、废钢发展面临的问题以及废钢的发展前景。

废钢分类及资源利用现状

废钢约85%-90%用于炼钢,10%-15%用于铸造、炼铁和再生钢。 废钢按用途可分为冶炼废钢和非冶炼废钢。 冶炼废钢按外形尺寸可分为重废钢、中废钢、细废钢、均匀废钢和轻废钢。 消息人士称,废钢可分为自产废钢、社会外购废钢和进口再生钢铁原料(2021年之前简称“进口废钢”)。 社会收购废钢分为加工废钢和折旧废钢。

自产废钢是指金属材料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废钢。 这些废钢通常在厂内回收,不参与对外交易。 自产废钢的量取决于钢的成品率。 成材率越高,自产废钢量越少。 20世纪90年代之前,我国自产废钢的成品率在20%以上。 随着连铸连轧技术的应用,我国自产废钢的成品率在20世纪90年代下降到14%-16%。 2000年以来,我国钢材已成为成品。 率不断提高,自产钢材回收率逐渐下降至目前4%左右的水平。 此外,其他自产废钢(如矿渣钢、槽钢等)占比约1%。 以此计算,2020年我国自产废钢产量约为5000万吨废钢回收设备,约占废钢回收总量的20%。

加工废钢是指制造加工业在金属制品机械加工过程中产生的废钢。 其中大部分是冲压边角料、车削切屑、边角料等,通常可以在短时间内返回钢铁行业,又称“短期废钢”。 加工废钢与钢耗和加工成品率直接相关,即钢耗越大,加工成品率越低,加工废钢产量越大。 据文献记载,1995年我国废钢加工成品率为11.9%,随着下料和自动化水平的提高,废钢加工成品率逐渐下降。 2001年约为6.1%,目前约为5%。 因此,据测算,2020年我国加工废钢产量约为5000万吨,约占废钢回收总量的20%。

废钢是指各种金属制品、设备、建筑结构等使用一定期限后报废而形成的废钢,如报废汽车、机械设备等得到的废钢,又称“长废钢”。术语“废钢”。 产生的折旧废钢量取决于钢材积累量和钢材回收周期。 废钢折旧率通常用折旧废钢产量与钢材累计量的比值来表示。 我国目前的折旧率为1.5%-1.6%。 由此计算,2020年折旧废钢量约为1.5亿至1.6亿吨,约占废钢回收总量的60%。

在进口再生钢铁原料方面,我国在2019年之前一直是废钢净进口国,2009年进口量达到峰值1369.2万吨。 2019年7月1日起,废钢由《不限制进口可用作原料的固体废物目录》转入《限制进口可用作原料的固体废物目录》,进口量废钢产量大幅下降。 《关于全面禁止进口固体废物有关事项的公告》发布后,自2021年1月1日起全面禁止废钢等固体废物进口。同日废钢回收设备,我国固体废物国家标准“再生钢铁原料”正式实施。 回收的钢铁原料经过筛选和加工后可以进口到国内。 今年1-4月,我国进口再生钢铁原料约13万吨。

我国废钢发展特点及问题

废钢产量居世界第一,但供应仍供不应求。 中国废钢利用协会数据显示,2020年我国废钢资源总量为2.6亿吨,占全球废钢资源总量的50%以上,其中再生废钢2.5亿吨,再生废钢1000万吨。吨废钢库存。 但电炉工艺的粗钢产量仅占全球电炉钢产量的20%左右,电炉废钢比例也仅为70%左右,表明我国存在大量的废钢资源。我国废电炉全部流向长流程而不是短流程。 我国粗钢生产基地庞大,废钢流动问题严重制约了电炉短流程炼钢的发展。

建筑钢材消耗占比较高,废钢回收周期较长。 一般认为,房屋建筑物的折旧年限为30年左右,设备的折旧年限一般为10-15年。 总体而言,平均折旧年限为20-30年。 受折旧年限和回收周期的影响,废品产出率不同。 据测算,欧美日废钢折旧率一般为2%-4%。 我国钢材积累时间周期较短,大量钢材形成于建筑行业。 对于储蓄来说,投资回收期相对较长,折旧率较低,约为1.6%。

全废电炉钢比例较低,废钢比例低于全球平均水平。 我国废钢加工起步较晚。 20世纪70年代、80年代到90年代中期,在连铸技术迅速发展之前,由于钢材成材率较低,自产废钢量相对较高。 我国钢铁行业综合废钢比例在30%以上。 但随着连铸技术的普及,钢材的成品率显着提高,这种现象发生了变化。 自产废钢大幅下降。 废钢资源供应一度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。 进口量开始大幅增加,从1990年代末的300万吨以上增加到2000年初的1000万吨以上。受废钢供应不足、进口价格上涨、“地条钢”消费分流等影响,我国废钢进口量开始大幅增长。 2015年综合废钢比例下降至10.2%。2016年以来,得益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“地条钢”取缔,废钢资源变得充裕。 长流程企业通过调整工艺和设备,增加废钢使用量。 此外,短流程炼钢比重略有上升,综合废钢恢复较快,但仍远低于全球平均水平。

国际回收局数据显示,2019年全球炼钢废钢比例约为37.7%。 除中国外,全球平均废钢率均超过50%,而美国、欧盟、日本的炼钢废钢率分别为69.1%、54.8%、54.8%。 33.9%。 2019年,我国炼钢废钢消费总量为2.16亿吨,综合废钢比例为21.6%,2020年为21.8%。 由于我国钢铁生产基数大、电炉工艺占比低(2020年约10%)、电炉废钢占比低(2020年约70%),我国综合废钢比例显着低于全球平均水平,且与发达国家相比差异更加明显。

废钢价格居高不下,难以遏制铁矿石进口和价格上涨。 2020年下半年以来,全球废钢价格普遍上涨,且国外价格涨幅快于国内。 目前,我国6毫米以上废钢每吨价格在3000元以上,5月中旬最高价已超过4000元。 废钢价格高企,导致全废电炉工艺吨钢成本明显高于长流程,铁矿石采购意愿高于废钢。 这限制了钢铁企业尤其是单一纯废钢电炉企业对废钢的使用,并对铁矿石进口和价格产生影响。 对上涨的稳定作用也非常有限。

废钢来源较为分散,开票难度仍是制约因素。 由于社会废钢相当一部分来自居民、个体商户、非营利企事业单位、商业工矿企业,这些企业向税务部门开具的普通发票或专用发票年销售额不超过1.2分别为100万元和500万元。 严格限制废钢回收工作。

再生钢铁原料进口成本较高,税收政策有待优化。 目前,韩国等周边国家和地区对进口再生钢铁原料不征收增值税,而我国则征收13%的增值税,这使得再生钢铁原料的进口成本大幅增加。不利于企业充分利用国际资源。 预计适当提高废钢增值税退税率,统一所得税核定办法,增加废钢资源进口量。

废钢回收加工企业规模较小,废钢稳定供应有限。 废钢加工回收企业规模小、生产效率低、区域特色较强。 布局呈现集中、分散的局面,不利于废钢加工成本和质量控制,也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废钢产量。 增长和稳定的供应。

我国废钢发展前景广阔、潜力巨大

双碳目标行动持续推进,废钢需求潜力巨大。 废钢是可回收的绿色原材料,也是唯一可以大量替代铁矿石的黑色资源。 理论上,利用废钢生产1吨钢材,可节约铁矿石(62%铁精矿)约1.6吨,减少标准煤约0.35吨,减少二氧化碳排放量约1.6吨,减少固体废弃物约3吨。废物排放。 在双碳背景下,充分利用废钢资源,提高废钢比例,将有效降低能源消耗和二氧化碳排放。 2020年12月31日,天元二手材发布《关于促进钢铁工业高质量发展的指导意见》(征求意见稿),提出到2025年,我国电炉钢产量占钢铁产量的比重粗钢总产量提高到15%以上,力争达到20%,废钢率达到30%。 随着我国短流程炼钢比重和综合废钢比例不断提高,废钢需求将进一步增长,需求潜力巨大。

钢材储量已达数百亿吨,有力支撑了废钢产量的持续增长。 20世纪90年代初,我国粗钢表观消费量突破1亿吨,并保持快速增长。 此后,钢材储量进入快速增长阶段,年均新增储量超过8000万吨。 20世纪90年代中期,中国的钢铁储量超过日本,总储量达到约12亿吨。 20世纪90年代后期,储量增量超过1亿吨。 此后,储量增量每隔几年就增加1亿吨左右。 2011年前后,中国钢铁总储量超过美国,达到50亿吨左右。 截至2020年底,中国钢铁储量达到约105亿吨,人均钢铁储量约为7.5吨,与1940年代、1950年代的美国和1980年代末的日本较为接近。 未来十年,我国钢材储量将以年均6亿吨左右的速度持续增长。 预计到2025年,我国钢铁储量将接近140亿吨,2030年将达到160亿吨左右,雄厚的钢铁储备资源将有效支撑废钢产量的持续增长。

钢材大规模积累进入回收期,折旧废钢将迎来快速增长。 历史数据显示,美国自20世纪50年代起成为废钢净出口国,日本自1990年代初期起成为废钢净出口国。 美国从粗钢产量达到千万级到成为废钢净出口国,用了50多年的时间。 ,日本只用了37年。 我国粗钢产量达到千万级已经有50多年了,钢积累增量突破2亿吨也有20多年了,积累增量突破5亿吨也有10多年前了。 大量积累的钢材已进入回收周期,废钢产量折旧将迎来加速增长期。 预计2025年我国废钢资源产量将突破3.2亿吨,2030年将突破4亿吨。随着粗钢产量同步下降,废钢资源将能够支撑20%以上的电力需求。到 2025 年,将采用熔炉工艺。

废钢行业标准化水平逐步提高,行业竞争力不断增强。 自2012年工信部颁布《废钢加工行业准入条件》以来,对废钢回收加工企业实行准入制度。 废钢回收加工行业逐步向标准化发展。 长期以来,由于行业发展不规范等因素,行业发展缓慢。 显着改善。 据不完全统计,截至2020年4月,工信部共公布了七批符合准入条件的废钢回收加工企业379家,废钢加工能力约1.1亿吨,约占2020年社会回收废钢资源的55%左右。 目前,第八批101家企业也已公布。 正式公布后,入驻企业年加工能力将达到1.3亿吨至1.4亿吨。 符合准入条件的废钢回收加工能力将进一步提高,有利于提高废钢质量、稳定供应。 提供强有力的支持。

《再生钢铁原料》标准的实施,实现了国内外资源的规范供应。 据世界钢协统计,2020年全球主要国家和地区废钢贸易量约为1亿吨。 这些废钢资源加工成符合国家标准的再生钢铁原料进口到国内,可以有效调节国际国内市场的有效供给,弥补国内黑色资源的不足。 《再生钢铁原料》国家标准的正式实施,为国际优质再生钢铁原料的有效利用开辟了渠道,实现了国际国内资源的有效供给。

综上所述,双碳背景下,废钢资源的重要性在全球范围内日益凸显,废钢价格将长期维持高位。 随着我国电弧炉短流程炼钢比重和综合废钢比例逐步提高,废钢需求量大幅增加。 另一方面,我国超过100亿吨的废钢“矿藏”正在源源不断地输送废钢资源,将满足不断增长的废钢需求,有效支撑钢铁行业绿色低碳发展。

本文采摘于网络,不代表本站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2sg.net.cn/2052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13587233356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